Wednesday, 8 August 2018

「做你自已覺得開心既事」

「做你自已覺得開心既事」


// 以前唔開心那段日子,經常會聽到身邊不同朋友跟我說這句話,大多會追加一句


「無論你做咩我都會支持你」


// 這一年我在學習鋼管舞,非常! 十分! 快樂! 不解釋快樂的原因了,總至每次去跳舞和表演都覺得好開心,我在「做我自已覺得開心既事」,真心的快樂

// 但追加的,可不是身邊朋友「無論你做咩我都會支持你」,以前說著這句的很多人,原來行動上都做著相反的事,語言上也就更沒保留地批評了

// 所有都是令佢地自我感覺良好的「口號」

// 看到名人跳樓自殺後在fb 上的文章/感言,指引大眾怎樣跟情緒病人或有自殺傾向的人溝通和相處,怎樣陪伴和聆聽,應該說怎麼或者不說怎麼。這些文章也指引情緒病人或有自殺傾向的人,要主動跟其他人傾訴。。。

// 給大眾一個念頭和覺醒「怎樣溝通」是好的

// 但其實我只係覺得痛心,又不知道有幾多失意既人要被這些「口號」數度傷害或者強姦了

// 那些聆聽的建議看來很好,普遍人看了或多或少也意識到要怎樣說和怎樣做

// 但「心」呢? 有沒有人指引怎樣用「心」聆聽和陪伴?

// 需要/希望有人聆聽和陪伴的人,他們心裡是日復日的困擾和悲傷,長期了無休止的跟困擾和悲傷同在。今天跟你傾訴了困擾,但第二天醒來,困擾以同一程度依然存在。每天一直重複輪迴。

// 那,聆聽者或朋友,有足夠的耐性和強大的心靈,每天,又或定期定候,去「聆聽和陪伴」不會隨時間而流逝的困擾和悲傷嗎? 有情緒病人或自殺傾向的人,每次跟人說起傷痛時也聽著沒有用心的罐頭口號,眼看聆聽者慢慢失去耐性覺得「點解你講極都係咁」的行動,覺得自已麻煩到人,其實冇人會理解自己。。。那,還會再想跟人傾訴這困擾嗎?

// 我可以叫自己做過來人嗎? 我曾經是「希望有人聆聽和陪伴的人」,也曾經是「給予聆聽和陪伴的人」

// 兩邊也一樣令心疲憊不堪



= = = = =

// 這刻,我沒有很好。

// 在fb 看到的我看來很好,但我真的沒有很好。

// 要演戲其實很容易,要收藏悲傷也很容易,但我自已知道,我沒有好。


No comments: